森趣阁 > 玄幻小说 > 医婿叶凡 > 第两千七百九十九章 漫山遍野战术
    第两千七百九十九章   漫山遍野战术

    在铁木金和灰衣青年密谈的当天下午,叶凡走入了铁木无月居住的阁楼。

    女人一袭麻衣,束着长发,席地而坐,不着鞋袜的双腿从裙摆裸露出来,在冷光中摄人心魂。

    她手里捧着叶凡给的《天才高手》打发时间,偶尔,伸手端起旁边的金丝茶喝上两口。

    此时此刻的女人,前所未有的宁静和祥和,给人一种岁月静好地恬静感觉。

    叶凡不得不感慨,这女人还真是多面。

    铁血杀伐、柔弱悲凉,现在又是人畜无害。

    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铁木无月。

    随后,叶凡呼出一口长气,大步流星走上去,还把一部手机丢给铁木无月:

    “你上午给的一张秃鹰战弹机密,已经得到叶堂验证通过。”

    “这是你要的十个亿。”

    “我已经把它变成数字货币了,手机上面建立了钱包,有用户名、密匙和链接。”

    “你在全球任何角落都能把它变成你要的现金。”

    “至于你要的合法身份也不是问题,我已经安排人在给你运作了。”

    “你很快就会变成某个发达国家的铁木敏,手持一本可以通行一百五十个国家以上的护照。”

    “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安排南悍顶尖整容师过来给你改头换面。”

    “当然,你要拿到合法身份以及离开夏国,必须交出后面的秃鹰战弹机密。”

    “就如你说的,等价交换,要离开要自由,总是要拿出保命的东西。”

    说话之间,叶凡也在铁木无月对面坐了下面,后背还顺势靠上一张懒人沙发。

    “痛快!”

    铁木无月拿起手机操作了几下,确认十个亿没有水分后浅浅笑道:

    “跟叶少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用兜圈子。”

    “你放心,我会尽快把秃鹰战弹的技术写下来。”

    “你应该清楚,我是恨不得现在就离开夏国这个是非之地。”

    “这是我辉煌过的地方,也是证明过我自己的地方,但也是我悲伤的地方。”

    “我不想再面对它了。”

    说到这,铁木无月话锋一转:“不过,你安排我去的发达国家不能是瑞国。”

    叶凡微微吃惊,咳嗽一声:“谁跟你说我安排你去瑞国的?”

    “百分百是瑞国!”

    铁木无月瞥了叶凡一眼,像是早已经看清楚他心思一样:

    “我跟你交手多次,还差点让你住水晶宫,你心里是极其渴望弄死我的。”

    “只是你出于秃鹰战弹和六个坐标的承诺不能再对我下手。”

    “所以你就只能想着借刀杀人了。”

    “瑞国是铁木刺华的老巢,是铁木家族的第二个窟,那里聚集了老辈的铁木骨干。”

    “你把我丢过去,铁木刺华一定会第一时间封锁瑞国,然后聚集精锐要我的命。”

    “铁木刺华在瑞国经营多年还根深蒂固,我陷入进去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一来,你遵守了承诺,还间接弄死了我,算是一箭双雕。”

    “不,我陷入瑞国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拼尽全力垂死挣扎,必定让铁木刺华受到耗损。”

    “这也等于替你试探了铁木刺华深浅,也等于替你捅了铁木刺华一刀。”

    “一箭三雕。”

    铁木无月微微前倾身子看着叶凡:“赤子神医,是不是这样啊?”

    叶凡没有否认:“没错,我确实想着安排你去瑞国。”

    “换一个地方。”

    铁木无月手指一点:“我要去神州港城。”

    我干你大爷!

    叶凡差一点就问候铁木无月了。

    别说铁木无月身份敏感,丢去神州容易让铁木家族层出不穷追杀,扰乱神州安宁。

    单单铁木无月这个人,出现任何地方都能自带磁场掀起不少风暴。

    叶凡才不会让铁木无月去神州:

    “神州不行。”

    “这样,你去鹰国。”

    “那里有钱就是一切,而且汇聚了全球不少有问题的顶流。”

    “贪赃枉法几百亿上千亿的大佬,黑洲杀人几十万的退休战将,被屠杀几近满门的流亡公主。”

    “他们全都能得到鹰国庇护,不仅好好活着,还能逍遥快活。”

    叶凡作出决定:“你带着十个亿,也一定能得到庇护,避开铁木家族的追杀。”

    铁木无月端起茶杯一笑:“好,去鹰国,不过要加两个亿。”

    叶凡一笑:“没问题,你把天下商会的机密说清楚。”

    “你怎么不去死?”

    铁木无月抬腿对着叶凡就是一踹。

    叶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脚踝:

    “淑女一点,不要动不动就动手。”

    “不过我就不明白了,铁木刺华灭你全家全族,你就不恨他不想找他复仇?”

    叶凡放下女人的长腿:“甚至你还死命扼守天下商会的机密。”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

    铁木无月给叶凡倒了一杯茶,还替他抿了一小口以示无毒:

    “我是一个理智的人。”

    “铁木刺华虽然灭我全家灭我全族,但我年幼没有一点感知,也就谈不上仇恨谈不上愤怒。”

    “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以及其他族人,我脑海连他们影子都没有。”

    “他们死了,跟街头陌生人死了,对我来说没多大区别。”

    “你要我心里涌现血海深仇的愤怒,臣妾真的做不到。”

    “赵天宝能对沈七夜下手,是赵天宝有记忆,也就能回忆当初涌现仇恨。”

    “我什么记忆什么感受都没有,怎么去恨铁木刺华?”

    “老实说,如果不是铁木金脑子进水夺走我权力,我估计会当没有灭族之事继续给他卖命。”

    “可惜铁木刺华和铁木金急了点,不,应该是对我还不够了解我。”

    “他们低估了我的冷血残酷和薄情寡义,把我当成会为家族报仇的普通人。”

    “只要给足我名利给足我念想,我是真可以认贼作父的。”

    铁木无月把叶凡这个昔日对手当成知己,也就很是坦诚自己的心理历程。

    叶凡闻言微微一怔,怎么都没想到,铁木无月会如此‘唯利是图’。

    铁木无月微微一伸懒腰,还把一条长腿压在叶凡身上:“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很自私?”

    “你确实薄情寡义。”

    叶凡叹息一声:“你理智地就跟机器一样。”

    “没法子,小时候太黑暗了。”

    铁木无月话锋一转:“对了,现在前方战况怎样了?沈七夜灭了多少铁木大军?”

    “没多少!”

    叶凡也没有对铁木无月过多遮掩,这一战多少还是同盟:

    “沈七夜追击的人数太少,没有起太大作用。”

    “早上派出的三万沈家大军,又被铁木死士设立一百个碉堡,十人一组层层阻击。”

    “铁木大军至少三十万人安然撤入了光城!”

    叶凡脑袋疼痛:“大好局面,变成了僵持局面。”

    “十人一组,一百个碉堡?层层阻击?”

    铁木无月俏脸微变:

    “这是神州昔日经典的‘漫山遍野’战术。”

    “铁木金绝对没有这个水准!”

    “唐北玄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