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龙婿叶凡 > 第两千八百零一章 新的驻地
    距离光城三十公里外的一处山谷,座落着无数临时搭建的营帐和木屋。

    营帐车来车往,一车车蔬菜水果大米不断送进。

    天空也时不时响起直升机的动静。

    只是整个营地却没有太多生气,驻扎在这里的几千将士全都沉默。

    他们的脸上有着疲惫有着愤怒,还有着无法掩饰的憋屈。

    那份不断积攒的怨气,就如营地上空的‘薛’字大旗。

    这里是薛无踪的营地。

    十万大军连带七八个基地,一夜之间被人轰成废墟,还横死九成精锐。

    就是剩下的两万薛氏子弟,也有大半受伤。

    而且除了手里的武器外几乎一无所有,吃喝拉撒包括休整全要天下商会提供。

    这让众人充满了随时要倾泻的怨气。

    此刻,主帅大营外面,正灯火通明。

    一个身材魁梧长着大胡子的战服男子,正拿着一把红色斧头,对着跪在地上的十几名男子猛砍一番。

    斧头凌厉,斧斧溅血,瞬间把十几名男子砍成两截。

    可是战服男子还不过瘾,对着他们尸体又是当当当狂砍几十下。

    “废物,废物,全是废物!”

    “几百号人的情报组,一点用处都没有。”

    “十万大军七个基地,被人炸成一片废墟,你们却毫无作用。”

    “老子养只狗都比你们有用,起码敌人有动静了,它们会叫几声。”

    “废物,废物!”

    说完之后,大胡子对着尸体又是砍了几十下。

    接着他一丢斧头吼道:“把他们丢去喂狗,以后老子养狗,不养情报员了。”

    几十个白衣战兵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迅速清理地上尸体。

    大胡子拍拍身上血迹,喷着一口热气返回营帐。

    在他端起一大碗羊奶咕噜噜喝下时,营帐也被人掀开了,一个制服笔挺的女人走入进来:

    “爹,我知道你心里憋屈,只是你不要太生气,不然容易气坏身子。”

    “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该想着怎样笼络人心重振旗鼓,而不是发泄怨气。”

    “我们就是把全部探子砍了,十万大军和七个基地也不可能回来。”

    “这还会降低士气让大家变得人心惶惶。”

    “如果这最后两万人都对我们失去信心,他们不是跑路,就是投靠铁木金。”

    “那样一来,咱们父女可就是真正的光杆司令了。”

    女人三十岁不到,一米七五个子,很是笔挺和睿智。

    她叫薛清幽,薛无踪的亲生女儿,也是薛氏大军幕僚长。

    “信心?士气?”

    大胡子显然就是薛无踪了,听完女儿的话不仅没有冷静,反而把瓷碗砰一声砸在地上:

    “一个战区,伤亡率超过百分之三十,就已经算打残。”

    “伤亡率超过百分之六十,就已经可以取消番号了。”

    “我们死伤多少人?”

    “横死十万,受伤五千,伤亡已经超过百分之八十了。”

    “现在吃喝拉撒包括营地,都要靠铁木金来赏赐。”

    “以前我们矮铁木刺华半个头,跟铁木金平起平坐,现在连见铁木金的资格都要预约了。”

    “我们现在这些残兵败将连进驻光城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窝在这山沟里混吃等死。”

    “哪里还有什么士气?哪里还有什么信心?”

    “而且所有薛氏子弟包括我,心里都有着一股怨气。”

    “不把这股憋屈狠狠发泄出来,这阴影这耻辱会压死我们一辈子。”

    薛无踪的拳头啪啪作响,充满着杀意和怒意,好像恨不得撕碎一切。

    薛清幽上前一步,声音轻缓安抚着父亲:

    “爸,别沮丧,我们手里还有钱,还有几百个亿。”

    “只要我们熬过了这个低谷期,然后再找一个富裕一点的驻地,我们就能重振两万将士信心。”

    “重振两万将士信心了,我们就能继续积攒财富招兵买马。”

    她心里也很压抑,家族几十年的积累,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现在要重头再来,实在煎熬。

    只是她又清楚,此刻不好好安抚父亲,很容易让最后班底都散去。

    “富裕点的驻地?”

    薛无踪扯开一个扣子,让自己呼吸顺畅一点:

    “我们地盘已经变成一堆废墟,不然也不会撤来光城混口饭吃了。”

    “你想要铁木金给我们一块富裕驻地,你觉得我们能从他嘴里抢到一块肥肉吗?”

    “天下商会算尽天下,铁木金不吞了我们两万人已经算不错了,你还想着他割肉犒劳我们,做梦吧。”

    “你也不要说我们以前帮铁木金不少。”

    “我们确实跟天下商会合作过多次,这一次更是联手对付沈七夜。”

    “可我们也从天下商会捞取了不少好处。”

    “钱财、武器、装备、地盘,能敲铁木金的,咱们以前都敲了一遍。”

    “就连铁木雄借道伏击,咱们可都要了铁木金一个亿的青苗损失费。”

    “所以我们合作算是各取所需,谈不上谁欠谁的。”

    薛无踪还是保持着一丝清醒:“你想要铁木金弥补损失,他分分钟弄死你。”

    薛清幽似乎早料到父亲这一番,轻笑一声接过话题:

    “爹,我知道我们跟铁木金以前是相互利用。”

    “如果是我们收了他的钱冲锋陷阵,被沈七夜反杀打残,我们肯定只能自认技不如人。”

    “可我们这一次被重创,完全不是战之罪,而是被秃鹰战弹洗地了。”

    “秃鹰战弹哪里来的,是铁木金引进来的先进武器啊。”

    “秃鹰战弹为什么会轰杀我们,是铁木无月背叛铁木金拿我们杀鸡儆猴。”

    “简单一点说,就是铁木家族的人,用铁木家族引进的秃鹰轰了我们。”

    “铁木金怎么也该向我们好好补偿一番。”

    “不然很容易让我们怀疑,铁木金打着讨伐沈七夜的幌子,跟铁木无月唱双簧清洗盟军。”

    “目的就是想要吞并全部战区,让整个夏国战兵都成为铁木私兵。”

    “爹,这件事交给我吧,我给铁木金打一个申请,让他拨给我们一个长久驻地休整。”

    “我想,只要铁木金不希望盟军人心散了,就肯定会妥善安排我们,而不是卸磨杀驴。”

    薛清幽的俏脸流淌着一股自信,掐算着怎么拿捏铁木金给薛家富裕地盘。

    薛无踪思虑一会,最终点点头: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马上安排。”

    “我希望尽快有一个自己地盘,而不是寄人篱下看别人眼色。”

    来到光城,铁木金说撤入城内的大军太多了,让薛无踪在郊外几个废弃基地驻扎。

    这几个基地不仅生活设施不方便,还相互间隔十几公里,让薛无踪不好管控。

    所以薛无踪虽然觉得女儿申请不太可能成功,但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明白!”

    薛清幽点点头,随后迅速出去安排。

    没有多久,她又旋风一样跑了回来,俏脸带着一股子欣喜:

    “爹,爹,成功了。”

    “铁木金说是非常惭愧给我们带来损失。”

    “所以他决定不再调动我们去前线对抗沈氏,而且他把武城让给我们作为驻地。”

    “一个是武城属于大城池,还有不少大富豪,有足够能力供养我们薛氏两万人。”

    “一个是武城人口众多,民风彪悍,可以让薛氏招兵买马补充兵源。”

    “还有一个,那里有一批不太听话的境外敌对势力潜藏,可以让充满怨气的我们大开杀戒发泄戾气。”

    “铁木金希望我们明天就启程,然后尽快杀戮敌对势力,掌控武城成为唯一驻军。”

    “铁木金还希望我们速度快一点,不然担心其余战帅把武城抢夺过去。”

    薛清幽俏脸很是高兴:“爹,成功了,我们明天就能去武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