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 天武医仙 > 第505章 谁让你们来的
    “老板,老板呢,出来!”

    楼下大厅涌入了一群提着棍棒,气势汹汹的小青年。

    “哎,几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文丽见状,急忙从二楼下来。

    “你就是老板?”为首的一个戴耳环的小青年,打量着文丽说道。

    “我是老板。”

    “你是老板,怎么不懂规矩?保护费交了吗?”耳环青年哼了一声说道。

    “什么保护费?”

    “开业这么久没人来收保护费啊。”文丽一脸疑惑地说道。

    “从今天开始就有人收了!”耳环青年叫嚣道。

    “那要收多少啊。”

    “不多,一个月十万!”

    “什么?”文丽一听之下,顿时脸色苍白。

    “大兄弟,我这饭店一个月的利润还没有十万呢,我怎么付得起这么多啊。”

    “付不起,付不起我们就砸了你的饭店!”耳环青年一声冷笑,后面的小弟纷纷举起棍棒,就要打砸。

    吓得一众食客纷纷夺门而逃。

    “你们想干什么!”就在此时,一个四十多岁的面相老实的男人从后厨里冲出。

    只见他手提一柄大菜刀,将文丽护在身后。

    对峙着一众小混混。

    “呦呵,来了个不怕死的。”耳环青年冷笑一声。

    手一挥,一众小混混就将两人团团围住。

    手持大菜刀的男人脸色煞白,但还是坚定地将文丽护住。

    “你们是谁的手下。”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秦盛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小盛,这儿没你的事,你赶紧回去,这事儿我能处理。”文丽急忙说道。

    秦盛的本事她在牛家村见识过,万一打出好歹来她可担待不起。

    “丽姐,没事的,这小事交给我。”秦盛笑道。

    “呦,又来一个不怕死的,小事?你小子摊上大事了知道吗?”耳环青年冷笑道。

    但下一秒,他就看见自己飞了起来。

    所有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耳环青年就已经被踢飞。

    一下子摔在了门槛外,痛的满地打滚,不断嚎叫。

    而其余的小混混也都吓呆了,一时间你望我,我望你都不敢动手。

    “我再问一句,你们是谁的手下。”秦盛淡淡说道。

    “是雷老虎,熊瞎子,还是关山豹的手下。”

    他脸色微怒。

    因为他下过令,在江州不得再收保护费。

    “你认识虎爷,熊爷和豹爷?”一众小青年都惊了。

    对方直呼三位大佬的名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是不要命的,就是真正的大佬。

    “我们是豹爷的手下。”其中一个小青年说道。

    “哼!”秦盛一听,立刻给关山豹打了电话。

    “关山豹,你给我滚过来,在江月楼!”

    说完就直接撂了电话。

    在场的其他小混混一见这架势,一时不知真假,都楞在那里。

    “在关山豹没来之前,你们谁都不能走,都呆在原地。”秦盛冷哼一声。

    “妈,丽姐,我们继续吃饭。”秦盛招呼道。

    “这……”文丽指了指还呆在原地的一众小混混。

    “不用管他们。”

    如果不是在文丽店里,抑或不是关山豹的手下,他早把这些人都打进ICU了。

    “丽姐,他是谁啊。”周灵萱和苏若雪指了指那个收起菜刀默默回到后厨的男人。

    “他就是大厨。”文丽有些不自然地撩了撩头发。

    “哦……。”周灵萱和苏若雪对视一眼,故意拉长了语调。

    文丽更害羞了。

    “他单身吗?”田淑华问道。

    “是的。”

    “文丽,这大厨和你关系不一般吧,他既然能那么勇敢地保护你,我觉得这人不错。”

    “是呀,好浪漫!好甜!”周灵萱和苏若雪双双点头。

    “这男人真不错。”

    男人手持大菜刀护着文丽,这和秦盛保护他们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让两女也很感动。

    虽然武力值差了好多。

    可是对于女人来说,男人能这么地保护自己,那本质都是一样的。

    “对方既然能放弃五星级主厨的待遇来你这里,又对你这么好。”

    “文丽你可要抓住了。”田淑华说道。

    “再看看……”文丽低声说道。

    “丽姐,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周灵萱和苏若雪八卦之心大起。

    这几个女人开始低声私语。

    秦盛对八卦不敢兴趣,不过凭感官,他也觉得这男的还挺可靠的。

    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会叫人去查一下此人的背景。

    就在这时……

    “秦爷,秦爷!”

    随着一声慌张的喊叫声。

    关山豹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一见这场景,顿时吓呆了。

    “快,都跪下!”

    “这时咱们的龙头,秦爷!”

    一听到这个名号,这群小弟都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扑通扑通跪下。

    关山豹也要跪下的时候。

    “算了,你站着吧。”秦盛没好气地说道,他要给手下人留面子的。

    “多谢秦爷。”关山豹低声下气地说道。

    “我怎么跟你们说的?不准再收保护费,你忘了吗?”秦盛厉声说道。

    “秦爷,冤枉啊。”

    “我是严令不准收商家保护费的。”关山豹委屈地说道。

    他转头一脚朝着一旁跪着的小弟踢过去。

    “妈的,谁让你们来这里收保护费的?”

    “豹爷,不是我们要来的,是生哥收了那边几家饭店的钱,过来捣乱的。”小弟哭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