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职场沉浮录 > 正文卷 第2303章 颠覆
    在体制里呆了这么多年,吴惠文比谁都清楚,人事任命不到最后盖棺论定的那一刻,随时都有变化的可能,所以今晚郑国鸿同她谈话完后,吴惠文心里虽然激动,但她仍不敢表现得太兴奋,万一最后关头出现了什么了变动,那她就白高兴一场了。

    不过吴惠文也清楚,郑国鸿是一把手,在组织人事任命上,郑国鸿拥有最大的话语权,郑国鸿既然有了让她到江州主持工作的想法,那她的希望就是最大的,至少在所有有希望担任江州市書记一职的人选里,她胜出的概率已经远超其他人。

    说实话,吴惠文对这个结果是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之前骆飞出事,吴惠文并没有对江州市書记一职动过什么念头,因为她潜意识里觉得郑国鸿肯定会顺势将郭兴安提起来,没其他人什么事,没想到郑国鸿竟然考虑到她,这无疑让吴惠文大为意外,郑国鸿这么做,就不怕让郭兴安失望?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是吴惠文该考虑的问题,郑国鸿也许对郭兴安有其他安排,反正她相信郑国鸿处在那个位置上,肯定是有通盘全局考虑的。

    吴惠文片刻的失神,乔梁这时已经帮吴惠文倒了一杯红酒,“吴姐,咱们得先干一杯,这杯酒预祝你更进一步。”

    “我看你是乱弹琴,八字没一撇的事,你就在这瞎嚷嚷。”吴惠文嗔怪道,难得露出了俏皮妩媚的一面。

    “吴姐,我觉得你这次肯定没问题,相信我。”乔梁笑了起来,“今天郑書记让你到江州来陪同考察,肯定是有深意的。”

    “上意难测,咱们只管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吴惠文淡淡地笑道,并没有跟乔梁提及郑国鸿晚上跟她谈话的事。

    “吴姐,还是你厉害,这种时候你还能处之泰然,从容自若,就冲着你这心境,不愧是当大领导的人。”乔梁笑着冲吴惠文竖起大拇指。

    “怎么,你还拍上我的马屁了?”吴惠文笑道。

    “吴姐,我这是实话实说。”乔梁咧嘴一笑,盯着吴惠文直勾勾看着,“就拿吴姐的皮肤状态来说,我觉得一点也不输二十几岁的姑娘,甚至比她们还白嫩,要是有人说吴姐已经上四十岁了,我第一个不信。”

    “小乔,你今晚嘴巴是抹了蜜吗?”吴惠文咯咯直笑,要是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吴惠文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只会当笑话去听,但偏偏从乔梁嘴里说出来,却是让吴惠文听得心情愉悦。

    乔梁笑道,“吴姐,我说的是真话,你的皮肤状态很好,很多年轻小姑娘都比不上。”

    “是吗?”吴惠文瞅了瞅乔梁,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

    吴惠文盯着乔梁看了好一会,乔梁反倒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自己脸颊,道,“吴姐,我脸上没長花吧。”

    “没有。”吴惠文笑道。

    “那你老盯着我看干嘛,看得我怪不自在的。”乔梁跟着笑。

    “我看你長得帅。”吴惠文说完,自个忍不住笑了起来,乔梁说她長得比小姑娘嫩,她说乔梁長得帅。

    两人喝酒时,市里,徐洪刚所在的会所,徐洪刚和那鼻梁带痣的男子谢伟东正聊着一些事情。

    这两天,徐洪刚让谢伟东注册了一个公司,他这是在着手为今后做一些准备,因为在前两天,徐洪刚已经开始在幻想自己当上江州市的市長了,尤其是前两天晚上去省城黄原,苏华新第一次明确表态支持他担任江州市市長,再加上徐洪刚自己的谋划也都十分顺利,因此,徐洪刚跟打了鸡血一般,觉得他距离江州市市長的宝座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因此,徐洪刚开始着手为今后做准备,让谢伟东去注册公司,并且让谢伟东当公司法人,将谢伟东推到台前,就是徐洪刚的谋划之一,他准备今后让谢伟东当他的白手套。

    而让谢伟东注册这个公司的目的,则是徐洪刚打算去承接冠江实业有限公司从中天集团承接的那两个大工程,如今骆飞完蛋了,冠江实业公司也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对方想再从中天集团那里捞好处显然是不可能的,之前吃进去多少,现在都得吐出来,徐洪刚无疑看中了这块肥肉,所以才让谢伟东注册公司,准备将冠江实业的工程承揽过来。

    谢伟东这两天已经将公司的事搞得差不多了,这会正跟徐洪刚汇报,不过谢伟东很快就注意到徐洪刚有些心不在焉,这让谢伟东有些纳闷,之前迫不及待让他注册公司的是徐洪刚,现在看着不上心的也是徐洪刚。

    谢伟东并不知道徐洪刚此刻正因为郑国鸿的举动而困惑,郭兴安早就从郑国鸿下榻的房间出来了,而据他的眼线汇报,郭兴安从郑国鸿房间出来时,看起来好像也挺高兴的样子。

    这就让徐洪刚郁闷了,特么的,吴惠文跟郑国鸿谈话后,看起来挺高兴,郭兴安同郑国鸿谈完话,看起来也挺开心,这将徐洪刚搞迷糊了,如果说郑国鸿真的想将吴惠文调到江州来主持工作,那郭兴安显然是最失意的人,吴惠文高兴也就罢了,郭兴安跟着高兴啥?难不成郭兴安脑子进水了?

    毫无疑问,徐洪刚被自己得到的信息搞懵了,他不是郑国鸿的亲信,只能靠这种手段去分析评估自己得到的信息,以此做出一些猜测,但郑国鸿这次的做法,着实让徐洪刚摸不着头脑。

    吴惠文可千万别调到江州来。徐洪刚下意识咬着牙,面目有些狰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吴惠文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事实上,他跟吴惠文过往没有任何嫌隙,甚至以前他刚调到江州担任宣传部長时,吴惠文是市長,他还挺欣赏吴惠文的,觉得吴惠文算是比较少见的女干部典范,办事干练,做事稳重,决策果断,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但现在,因为这个市長的职位,徐洪刚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心态变得狭隘起来,他本就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如今心理变得越发扭曲。

    徐洪刚正走神,一旁的谢伟东终于忍不住,问道,“徐書记,刚刚我说的,您都听到了吗?”

    “你说啥了?”徐洪刚愣了一下,转头看了谢伟东一眼。

    “就是注册公司的事啊。”谢伟东说道。

    “哦。”徐洪刚依旧有些心不在焉,随口说道,“公司的事你去搞就好了。”

    谢伟东听了登时无语,下一步准备怎么干,你倒是先给我透个口风啊,总不能注册个空壳公司,啥也不干吧?

    谢伟东暗自着急,徐洪刚这会却是没心思想公司的事,他要是没能当上市長,那后面的一切谋划都是空想,这会谈公司的事一点意义都没有,这也是徐洪刚此刻看起来不怎么上心的缘故。

    第二天,昨晚和乔梁喝酒喝到凌晨一点的吴惠文,早早起床赶回了关州。

    昨晚,因为喝得太晚,再加上乔梁的挽留,吴惠文罕见地同意在乔梁的宿舍过夜,不过乔梁租住的宿舍有两个房间,吴惠文睡在另一个房间。

    昨晚,乔梁仿佛也喝多了,一晚上都老老实实在自己房间睡觉,甚至连半夜起来走动的声音都没有。

    一整晚风平浪静,吴惠文不知是不是喝多了的缘故,进屋睡觉后,只是把门轻轻带上,并没有反锁房门。

    早上起来,吴惠文看着未曾动过的房门,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缕莫名的怅意。

    昨晚她失眠了。

    其实乔梁昨晚也没睡好,他看似一整晚都没有动静,实则辗转难眠,好几次想起来的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吴惠文的知性美,吴惠文的容貌气质,吴惠文的身份地位,都像一种特殊的药剂,将乔梁身体里的那股火给点燃了起来,但反过来,吴惠文的身份又让乔梁感受到某种制约和压抑,让他不敢真的跨出那一步。

    那种充满躁动却又被苦苦压制着的感觉,让昨晚喝了酒后的乔梁第一次体会到,吴惠文,在别人眼里属于高不可攀的那一类女人,对方的权力和地位,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产生自卑感,但对乔梁来说,昨晚的吴惠文仿佛近在咫尺,只是他终归还是没敢越出那一步,要是吴惠文不拒绝还好,一旦拒绝,那对乔梁来说就尴尬了,今后两人还能保持这种和谐友好亲密的珍贵关系吗?这无疑是乔梁忌惮和顾虑的。

    乔梁不知道,吴惠文同他一样,昨晚一夜没睡好,早上起来时,乔梁心里莫名的叹气,吴惠文同样也有种莫名的惆怅,只是谁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一起说说笑笑吃完早餐后,吴惠文就告辞返回了关州。

    吴惠文回去了,而在下午,郑国鸿也结束了在江州的考察,当天下午返回了黄原。

    回到黄原已经是晚上,郑国鸿连晚饭都顾不得吃,便让秘書通知关新民、苏华新,以及省组织部的一把手赵青正来自己的办公室里开个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