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乔梁 > 第2302章 厚爱
    倒是吴惠文昨晚听了乔梁的话后,心里多了些莫名的心思,只是在郑国鸿面前,吴惠文不会露出任何异样。

    吃过早饭后,郑国鸿今日依旧在江州考察,但却让吴惠文陪同着,郑国鸿搞的这一出,让很多人都一头雾水,有的人大胆猜测郑国鸿是不是想让吴惠文到江州来主持工作,但这似乎又有些解释不通,论关系远近,郭兴安跟郑国鸿的关系可比吴惠文亲近多了,而且郭兴安又是郑国鸿的人,这次骆飞出事,将郭兴安直接提起来,似乎是一个更合理的选择,郑国鸿要是不用郭兴安,反而去用吴惠文,这分明是舍近求远嘛。

    时间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郑国鸿才抽出时间和吴惠文进行了一番長谈,两人的谈话足足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没人知道谈了些什么,只是吴惠文从郑国鸿房间里出来后,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

    郑国鸿和吴惠文谈完话后,又让秘書张尚文将郭兴安喊了进来,和郭兴安进行今晚的第二场谈话。

    郑国鸿在江州宾馆的一举一动,一直都被人暗中關注着,尤其是徐洪刚和楚恒等有野心的人,早就通过自己布置在宾馆的眼线,了解郑国鸿的举动。

    要说最着急的人,非徐洪刚莫属,郑国鸿今天将吴惠文叫到江州,并且让吴惠文陪同考察,这令人费解的举动让徐洪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同多数人的猜测一样,徐洪刚同样也有惯性思维,在心里琢磨郑国鸿是不是有让吴惠文到江州主持工作的想法,虽然这种猜测有点不太合理,毕竟郑国鸿没道理放着郭兴安不用,反而去重用吴惠文,但除了这种可能性外,似乎又没其他可能。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徐洪刚可以说是着急不已,对他来说,吴惠文就跟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一样,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任他之前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吴惠文会进入郑国鸿的视线之内,要不是郑国鸿调来江东的时间还不算長,他都忍不住想在心里恶毒地猜想吴惠文是不是和郑国鸿有一腿了。

    平时常来的私人会所里,徐洪刚独自一人呆在自己专用的包厢里,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听着自己的眼线随时汇报江州宾馆那边的动静。

    徐洪刚这两晚都不敢喝酒,因为他怕郑国鸿心血来潮,突然找他过去谈话,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徐洪刚却是不得不谨慎一点,郑国鸿在江州的这两个晚上,他还是小心一些,反正郑国鸿明天再考察一天也就要走了,对方这三天两夜的江州行程宣告结束,到时候就可以放松下来了。

    郑国鸿这两三天在江州,着实也把大家搞得神经紧绷。

    徐洪刚想着心事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短信进来了,徐洪刚赶紧拿起来看了看,看完短信,徐洪刚眉头再次皱得老高,搞不懂郑国鸿的心思。

    发短信的人告知徐洪刚,郑国鸿在同吴惠文单独谈话结束后,现在又叫了郭兴安进去谈话,而郑国鸿同吴惠文的谈话,足足持续了近一个小时。

    郑国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徐洪刚有些烦躁,对方既找了吴惠文谈话,又找了郭兴安谈话,特么的,这江州市也没两个位置可以同时安排下两人啊!

    徐洪刚心头烦躁,沉思片刻,想要给省里的苏华新打过去,略一犹豫,终归还是忍住了,自己这时候必须沉得住气,不能让苏华新看轻了。

    没给苏华新打电话,徐洪刚转而给自己在江州宾馆的眼线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徐洪刚低声问道,“刚刚吴惠文离开郑書记的房间时是什么反应?”

    “这有点说不准,不过看着好像挺精神的。”对方思考了一下说道。

    “什么叫挺精神的?”徐洪刚嘴角抽搐着,“吴惠文又不是病人,她当然精神了,我问的是具体详细的表情,表情,你懂吗?”徐洪刚特意将表情说了两遍,着重强调着。

    “徐書记,刚刚我没敢离太近,也看不太清楚呐。”对方苦笑道。

    徐洪刚听了,一脸无语,但也不好为难对方,人家帮他干事,也是冒了些风险的。

    徐洪刚沉思间,很快就听对方又说道,“不过刚刚吴書记离开时,我远远看着,感觉她脸上应该是有笑意的,看起来心情应该不错。”

    “是吗?”徐洪刚心里一沉,立刻又道,“待会郭市長出来,你必须给我看仔细了点,尽量观察清楚郭市長脸上的表情,明白吗?”

    “徐書记,我尽力。”对方连忙说道。

    “行了,就先这样吧,待会我等你电话。”徐洪刚说完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徐洪刚心说特么的,因为一个吴惠文的到来,搞得他徐洪刚心里患得患失的。

    徐洪刚继续等待着,他要等宾馆那边的人跟他汇报郭兴安从郑国鸿房间出来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如今的他,也只能靠这种办法去做出一些推测了,谁让他不是郑国鸿的人,压根没办法去近距离接近郑国鸿并揣测对方的想法。

    而为了这个市長的宝座,徐洪刚都快搞得茶不思饭不想了。

    松北。

    乔梁晚上加班结束刚回到宿舍,吴惠文的电话恰巧打了过来,看到是吴惠文来电,乔梁神色一振,迫不及待接了起来,他等吴惠文的电话可是等了一天了,对方今天来江州,也不确定会不会来松北找他,乔梁可是一直在盼着吴惠文的电话,吴惠文这会终于打过来了。

    “吴姐。”接起电话,乔梁高兴道。

    吴惠文这会心情很好,故意逗着乔梁,“小乔,听你说话的声音透着喜气嘛,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说来跟吴姐分享一下。”

    “吴姐,我是因为接到了你的电话高兴。”乔梁嘿嘿一笑,“只要听到吴姐你的声音,我能高兴一整天,晚上做梦都倍儿有劲,就是第二天起来累了点。”

    似乎听出乔梁话里含有别的意思,吴惠文呵呵笑道,“小乔,胆子大了嘛。”

    乔梁咧嘴笑笑,知道吴惠文听明白了他的暗示,主动岔过这一话题,“吴姐,你晚上还来松北吗?”

    “我现在过去。”吴惠文笑道,“不过我这会刚上车,到松北估计很晚了。”

    “没事,多晚我都等着。”乔梁开心道。

    “行,那我到了给你电话。”吴惠文笑道,感受到乔梁高兴的心情,吴惠文也跟着心情愉悦,尤其是想到刚刚郑国鸿和她的一番谈话,吴惠文更是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确定吴惠文要过来,乔梁提前准备了红酒,又先点了几个菜,否则等吴惠文到松北,那会已经很晚了,很多饭店都打烊了,不一定能点到外卖,现在先点着送过来,等吴惠文到了,再热一下菜就行了。

    莫名其妙的,乔梁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今晚等吴惠文,仿佛多了个不一样的仪式感。

    吴惠文从松北下了高速后,这才又给乔梁打了电话。

    听到吴惠文已经下了高速,乔梁算了下时间,提前下楼等着。

    吴惠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让司机直接开车到乔梁的小区外面,而是提前下了车,然后让司机自己去酒店安顿,吴惠文步行走进乔梁租住的小区。

    小区里,乔梁早就在楼下等待着,看到吴惠文的身影,乔梁快步上前,高兴道,“吴姐,你来啦。”

    吴惠文笑眯眯打量着乔梁,“你站着让我好好瞅瞅,看你是不是真的吃成一头猪了。”

    乔梁笑道,“那还没有,要是再多关一段时间,那就真成一头猪了。”

    “说明他们伙食不错嘛。”吴惠文打趣道。

    “吴姐,走吧,先上楼,不然外面冷。”乔梁笑道,“我酒菜可都备好了。”

    “嗯。”吴惠文轻点着头。

    两人上了楼,乔梁让吴惠文先坐着,自己把菜热了一下,这才和吴惠文面对面坐下来。

    “吴姐,今天你在江州呆了一天,是不是一整天都陪着郑書记考察?”乔梁问道。

    “没错。”吴惠文点了下头,瞥了乔梁一眼,想着乔梁昨晚跟她说的话,乔梁或许真的是个福将,指不定这次还真让他说中了。

    乔梁听到吴惠文肯定的回答,一下兴奋起来,“吴姐,是不是被我说中了?郑書记打算把你调到江州来主持工作?”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瞎兴奋啥。”吴惠文抿嘴一笑。

    “你要是能调过来,我当然激动了,以后我就跟着吴姐混了。”乔梁笑哈哈道。

    吴惠文笑了笑,没说什么,她是个很谨慎的人,今天晚上,郑国鸿同她的谈话,的确谈及了江州市的情况,同时也初步表露了打算让她来江州主持工作的想法,但吴惠文对此保持谨慎乐观,因为相关的人事议题,还得等郑国鸿回省里后同其他班子成员开会后才能敲定,所以郑国鸿昨晚同她谈话并不代表最终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