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绝美白莲在线教学 > 坏了,我成龙傲天了!(十九)
    “你想说就会说,不想说就不说,无妨。”慕容生握住他的手,“你想做就去做,不必理会我,若是需要我帮忙再说。”

    “超爱你。”

    这一夜雨整整下了一晚上。

    到五六点时,一阵惊雷把莫之阳从老色批身上吓醒,抬头往外看,又是一道晃眼的亮光,“要打雷了。”

    “是啊,吓醒了吗。”慕容生一下下轻轻拍着阳阳的后背,“别怕别怕,躲在我怀里就吓不着。”

    莫之阳重新把头枕到他的胸口,“你好像很会哄人哟,以前哄过谁?”

    “小时候怕打雷,有一夜晚上也不知怎么了雷声不断,我吓醒后就跑到溪儿的房间外,在门口躲着,能看到母亲这样哄着溪儿,看多了就会了。”

    慕容生安抚怀里的人,“虽然我没有,但是阳阳会有。”

    “阿生你真好。”莫之阳闭上眼睛,如果是真的,都不知道怎么跟老色批开口。

    “阳阳才是最好。”慕容生听着窗外雨声,无端叹一句,“这雨恼人,也不知会滴到那页岁月里,”

    莫之阳在担心魏焱他们的安危。 一直等到天亮雨停,那两人才回来。

    “主子,主子!”

    魏焱只身前来,一身湿得透透的,连蓑衣都没有带,“主子,在那个山洞中我们找到一处密道,不长也就十几步路的距离,而且很新很小,湘儿可以轻松进去,但我不行,这密道从山洞的一直延伸到附近的一处山丘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怎么了?”

    得知这件事,莫之阳心里却没有多少欢喜,只有忧虑。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换身衣服,我让庄里的大夫去给你们瞧瞧,你还好但肖湘别受寒,这件事谁都不许说,知道吗?”

    “喏!”魏焱没敢多问,反正主子吩咐的照办就是了。

    应声退下。

    “宿主,你是不是证明了什么东西?”系统总觉得宿主这两天怪怪的。

    “那个幕后主使是慕容溪。”明明一直想查出这个人是谁,可查出之后莫之阳却一点都不高兴,趴在圆桌上叹气,“要是老色批知道的话,那肯定会难过的。”

    “怎么可能是他!”想到他柔弱可欺的样子,系统摇头,“要是老色批的话,我可能会更相信,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起先有过怀疑,后来觉得不至于是他,可他一句话我就觉得不对劲,我在楚隐闲面前从来都以好友相称,可他怎么觉得楚隐闲不敢违抗命令,注意是命令,命令是上下级。”

    就楚隐闲来说,除了那个幕后黑手之外,也没有可以命令他的人,就是这句话,让莫之阳起疑心。

    疑心是在这里起的,后来老色批说要走,莫之阳也顺势而为,如果慕容溪真的是幕后主使,那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离开。

    最后他出现了,假模假样的道歉,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留在御剑山庄,得到那样东西,但这也只是猜测,最后让魏焱出去探查,查到密道的所在,也就八九不离十。

    “为什么一定是他呢?”系统看不懂。

    “不一定是他,最后还有一个方法确定是不是他。”如果确定是他,莫之阳会对老色批感到惋惜。

    他真心疼爱的弟弟,背着他干那么多事情,不过,他们到底要什么东西呢。

    没有证据,莫之阳不敢就轻易断定,干脆找一日阳光明媚,老色批不在身边的时候,随手写了几个拼音,就放在险锋的书案上。

    再让下人去请慕容溪过来,莫之阳故意把纸随意放在一边,随意又足够显眼,静待猎物上钩。

    慕容溪刚进院子就看到他起身朝耳室去,快步追过去一迈过门槛,看到人刚要坐书案后边,甜甜叫了声,“莫少侠!”

    “溪儿来了。”莫之阳刚要拿起书,就又放下,“我还以为你不会那么快过来,正打算看看书。”

    “莫少侠找我肯定是有事啊,要赶紧过来才对!”慕容溪走过去,“鲜少见莫少侠看书,原来你也有风雅之趣。”

    目光一扫,慕容溪的眼神就瞥见书案旁那张随意放置的宣纸上,有奇怪的符号,装作好奇,“莫少侠,这个是什么?”

    果然是看到了。

    “这个?”莫之阳拿起那张纸随手折好,“也没什么,就是写古字,溪儿没见过也正常。”说着,正要放好。

    “哎哎哎!”

    慕容溪见他要放起来自然不肯,装作调皮抢过他手上的纸张,“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古字,说不定我认识呢?”

    说罢,展开宣纸入目的就是熟悉的符号,果然如此。

    “你不可能会认识的。”莫之阳也只当他是开玩笑,“这古字叫拼音,除了我之外天下找不出第二个认识的。”

    圈套设下,小白莲且看你怎么回答。

    “拼音?”翻来覆去的看,最后慕容溪还是只能叹气,“果然是看不懂,莫少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他们是什么意思,我很想知道。”

    莫之阳:“这古字太深奥,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看能看得懂罢了,若是真的教你,我也无从下手。”

    “莫少侠必定是嫌弃溪儿愚笨,否则怎么不肯教我?”说起这个,慕容溪倒是先委屈起来,“自小大家都嫌弃我笨,没想到莫少侠也嫌弃我。”

    “没事。”莫之阳不打算教,就让他着急着急,越着急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他笑而不语,慕容溪就知道肯定没戏,至少现在不能说动他教,“哼,莫少侠也嫌弃我愚笨,我要告诉兄长去。”

    说完就跑出去。

    看样子就是要去告状,但是莫之阳无所谓,知道老色批肯定不会在意这件事,他去说也只是自取其辱。

    “现在你可以确定慕容溪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了吗?”系统觉得这样应该算是了,如果慕容溪不是幕后黑手的话,他怎么会在意这些拼音。

    “可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他怎么从御剑山庄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的?我还是觉得那个药房有密道,可以直接出御剑山庄。”

    莫之阳看着宣纸上的字符,陷入沉思,“慕容溪没有武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老色批说过他总是喜欢药房,有时一个人会呆一个月,很可能是药房里面有密道让他离开御剑山庄,进行部署。”

    小白莲看得出来,老色批对弟弟很是信任,加上他也不爱管事,没有发现很正常。

    这件事有很多疑点,至始至终莫之阳都不知道慕容溪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着小白莲,一整天老是出神。

    “阳阳,明日塞北会送来两头 牛羊,你喜欢怎么吃,我让厨房做。”慕容生一边给他解开衣服,一边问,可却没有得到回应。

    再看阳阳,他一脸愣神的在发呆,烛火将他紧皱的眉头照的一览无余,慕容生有些奇怪问到,“阳阳。”

    平日里他说吃的最欢喜,怎么如今却在出神。

    “啊?”莫之阳被惊回神,结果发现身上的衣服被脱光光,这老色批的动作怎么那么快,“怎么了?”

    “我方才问你,塞北送来的牛羊是活的,你要怎么烹调我好让人准备,结果你在出神。”难道是我不好看?慕容生对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

    你说话就说话,怎么把我脱光了又自己脱。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明日再说,涮羊肉是肯定要的。”莫之阳习惯性张开手任由他抱着。

    慕容生抱住他,肌肤相贴舒服得让人叹气,抱起人滚上床,“是在烦溪儿的事情吗?溪儿今日来跟我抱怨,说你嫌弃他愚笨,不肯教他那些古字。”

    “我也一知半解,只是看得懂而已,教我也不会教。”莫之阳在他身上调整好姿势,舒服得眯起眼睛,“你会不会怪我。”

    “阳阳不想那就不要,有什么的。”若是自己,慕容生肯定会倾尽全力教授,但那是阳阳,只看他愿不愿意。

    若是阳阳因为自己做了违心的事情,那慕容生才会不高兴。

    “阿生你真好!”除了有点变态,小白莲觉得老色批没得挑。

    莫之阳把玩着手里的小揪揪,时不时来一口,“对了阿生,如果你一直想知道一件事会怎么办?”

    “去问,不懂就问。”慕容生怜爱的抚着他的头发,“我了解阳阳,你若是弄不清楚只怕会食不下咽寝不安席,若是真的在意那就去问。”

    这话让小白莲醍醐灌顶,“对啊,我可以问的。”与其在这里想破头,还不如去问!

    “是有什么难事吗?”慕容生支起头,“若是有事,可以告诉我。”

    “没事,只是豁然开朗!”得了答案,莫之阳也就不在纠结什么,开始撩拨身下的人,“阿生,练剑吗?”

    “那么晚?”

    可慕容生应后发现不对,这根本不是要啥的练功,一个翻身把人压到身下,“阳阳今晚想要练那一套剑法?”

    “阿生有什么好的剑谱推荐吗?”莫之阳揽住他的脖子,“来点新鲜的剑谱,我今日心情好陪你玩玩。”

    “当真想试试?”既然阳阳那么说,那慕容生可就不推辞了。

    看着他的表情,莫之阳咽下口水,“没两分钟呢,我能不能撤回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