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战地摄影师手札 > 第653章 海拉、排场和芭蕾舞
    自从回到喀山,卫燃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过上了吃饱睡睡饱吃的闲散日子。当然,这人一旦闲下来就会给自己找事情做。而卫燃给自己找的事情却只有一样——花钱。

    在和那位包工头老李一番商讨调整之后,卫燃支付了足够高的施工和材料费用,后者也立刻召集了更多的人手开始了大刀阔斧的翻新改造。

    花钱的地方不止于此,安菲亚想要的服务器和存放服务器的机房建造费用同样不低。但不管卫燃还是穗穗,都已经尝到了安菲亚利用网络收集情报带来的甜头,所以这笔钱花的反倒比车间翻新的费用更加的痛快。

    这几笔支出就让卫燃的账户余额和阁楼保险箱里的现金加一起,也只剩下了不到十万欧元,也直到这个时候,卫燃才明白当初出售车间给自己的那位约瑟夫为什么宁愿这里慌着了。

    当然,有花钱的,自然也就有不用花钱的。

    别的不说,当卫燃找上达丽亚老师,提出想给穗穗弄一辆与自己的装甲皮卡同款的代步车的时候,对方就没有收钱——仅仅只是从他带来的那一盒子的钻石原石里随意的选了几颗。

    这笔交易对卫燃来说到不算亏,毕竟他可没有销赃的渠道,根本不知道该把那些花花绿绿丑了吧唧的石头卖给谁。

    甚至,他都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对那些原石进行切割打磨,所以能用那么几颗破石头换辆车,他不但没有任何的意见,甚至还主动又让对方多拿了几颗额外多买了一辆。

    当然,虽然他对这笔交易无比的满意,但是当9月份的最后一天,季马和玛雅各自驾驶着一辆装甲皮卡开进院子的时候,穗穗的眼神却像是在看神经病。

    “这就是你给我们准备的车子?”

    “对啊”

    卫燃满意的拍了拍厚重的车门,“和我那辆装甲皮卡一样的防护等级,只是上装从皮卡变成了空间更大的乘客舱。”

    他在这边卖力介绍的同时,季马也已经帮忙拉开了后排车厢宽大的车门,一唱一和的说道,“后面的车厢最多能坐六个人,全都是能360度调节的航空座椅,中间的通道甚至还能放一个担架。”

    “我放担架干嘛?”穗穗呆滞的问道。

    “如果拆掉中间那一组,还能装个小桌子,刚好够四个人围着打麻将。”卫燃介绍的越发卖力。

    “不是...我...”

    穗穗欲哭无泪的看了看一脸得意的卫燃,然后又求助似的看了看身后绷着小脸忍着不笑的卡坚卡姐妹俩,以及早已笑的直不起腰的玛雅,最终哭丧着脸点点头,“我真是谢谢你,这车挺好...挺好的...我非常满意。那个...卡坚卡!咱们去机场接游客。”

    话音未落,穗穗已经一熘烟的钻进了车厢,哐当一声关上了厚实的车门,顺便也把卫燃关在了外边。

    卡坚卡姐妹俩对视了一眼,不分先后的钻进了驾驶室和副驾驶室,踩下油门便扬长而去。只剩下了橡树下大眼瞪小眼的卫燃和季马,以及已经笑的开始打嗝的玛雅。

    “维克多,给女生送礼物这种事,你该事先问问我的。”

    季马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拍着卫燃的肩膀说道,“你怎么会想起送这种车给阿芙乐尔?它在女生的眼里甚至不如一辆粉色的瓦兹面包可爱。”

    “你懂个屁!等下你就知道我没选错了。”

    刚刚还在装作一副钢铁直男模样的卫燃扒拉开肩膀上的狗爪子,他之所以给穗穗准备这么一辆车,自然是有他的考虑。而刚刚之所以故意不解释,无非是想让她自己看看效果罢了。

    “这次季马是真的没有说错”玛雅在一边笑着说道,“这辆车真的不如粉色的瓦兹面包可爱。”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卫燃说话间,却把自己之前那辆装甲皮卡的车钥匙丢给了季马,“那辆皮卡车是你的了。”

    “你说什么?”下意识接住车钥匙的季马诧异的看向卫燃。

    “我说,我之前那辆装甲皮卡是你的了,但是把以前我那辆越野车换给我怎么样?”

    “你吃饱了撑的?”季马嘴里突兀的蹦出一句汉语。

    “你不打算换?”卫燃笑呵呵的问道。

    “换,为什么不换?”

    季马痛快的掏出车钥匙就要丢给卫燃,却不想对方却摆摆手,“别给我了,你想办法把它送到因塔吧,以后阿芙乐尔他们去因塔,至少能有辆撑门面的车了,而且那辆车肯定更适合因塔的环境。”

    “所以这就是你又买了一辆新皮卡的原因?”季马难以置信的问道。

    “差不多吧”卫燃给出个模棱两可的答桉,“怎么?你还打算要我新买的这辆?”

    “该死的有钱人”季马笑骂了一句也就没有在意,眼里却多了些感激。

    卫燃之前那辆皮卡和新车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拿来和他换那辆最早便属于前者的越野车自然是亏了,更别提那辆越野车还是送到因塔的。所以这里里外外,都是他和他背后的因塔占着卫燃便宜呢。

    倒是在一边旁观的玛雅,原本满是笑意的眼中不经意的透出一抹恍然之色。

    作为旁观者,她反倒大概猜测出来,卫燃这康慨换车的背后,或许和不久前季马特意去埃及拍摄花絮的行程有关。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摊开手心,看了看刚刚穗穗送给她的小礼物——两颗比黄豆略大了一圈,装在首饰盒里的半透明小石头。

    事实也确实像玛雅猜测的那样,卫燃联合穗穗帮忙,给季马和玛雅这俩朋友又是换车又是送钻石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感谢这俩去埃及给自己做不在场证明的。

    只不过以他对季马这个人渣的了解,真要是专门买辆车送给他,这个小混混出身的18线明星就算再喜欢都不会要,所以这才故意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卫燃弯腰抱起趴在脚边的狗子送进了新买来的装甲皮卡里。

    “玛雅,你开这辆车吧。”

    季马将刚刚到手的装甲皮卡车钥匙塞给了玛雅,随后将越野车的车钥匙往引擎盖上一放,径直钻进了卫燃的新车副驾驶席位关上了车门。

    玛雅见状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钻进旁边的另一辆车,启动引擎跟着开出了院子。

    卫燃驾驶的车子里,季马挂断了电话之后说道,“等下格列瓦就会过来把那辆越野车开走,通过铁路送到因塔。维克多,谢谢你为...”

    “少来”

    卫燃摆手打断了对方恶心人的酸话,“今天过来的游客会在林场住一晚,然后明天一早飞因塔你知道吧?”

    “知道”

    季马点点头,“昨天我就住在林场的,把里面所有苏联时代的疗养项目都体验了一遍。”

    “收费的?”卫燃笑眯眯的问道。

    “全套下来要一万五千卢布,如果想拍一套苏联风味的疗养写真,要额外一万卢布。”季马摊摊手,“达丽亚老师说,这是阿芙乐尔定的价。”

    “不说这个了”卫燃果断换了个话题,“在基洛夫的半个月感觉怎么样?”

    “简直像噩梦一样”

    季马心有余季的说道,“戈尔曼那个混蛋差点亲手创造出来一个邪叫组织,而我差点扇动那些精神病推翻基洛夫的警察局。”

    “你刚刚说什么?”卫燃一时间竟然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我说,戈尔曼那个混蛋差点亲手创造出来一个邪叫组织,我差点扇动那些精神病推翻基洛夫的警察局。”

    季马的脸上此时已经满是后怕之色,“维克多,你绝对不相信戈尔曼教我做了什么。”

    “如果你想说就赶紧说”卫燃说话的同时也稍稍降低了车速。

    “洗脑”季马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他教我怎么洗脑。”

    “洗脑?”卫燃愣了愣,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后怕之色。

    季马却没注意到卫燃的神色,只是近乎喃喃自语的问道,“维克多,你猜给一群人完成洗脑需要多久?”

    “一年?”

    卫燃给出答桉的同时,却在心底道出了另一个答桉——最多一周。

    “最多一周就够了”

    季马看了眼老老实实的蹲坐在后排座椅上的高加索,最终还是说道,“先把车停下吧,我要抽颗烟才能和你详细讲讲发生了什么。”

    闻言,卫燃稍作犹豫之后,还是靠边停下了车子,季马也第一时间推开车门,朝跟在后面的玛雅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先走一步。

    两人离开驾驶室,季马靠在车头的位置点上颗烟,看着不远处平静的湖面说道,“那座精神病院里有一群孩子你还有印象吧?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正有个姑娘给他们唱歌呢。”

    “有印象”卫燃点了点头,耐心的等着对方的描述。

    “戈尔曼用差不多六天的时间就对他们完成了洗脑”

    季马勐嘬了一口烟,“他先让那座医院里的所有患者都聚在了一起,通过各种语言陷阱淘汰了除了那些孩子之外的所有人,当然,我也在被淘汰的人群里。”

    “然后呢?”已经猜到大概结果的卫燃追问道。

    季马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那些孩子开始的时候就像活死人一样麻木,但是当他们周围被淘汰的其他精神病患者和护工越来越多时,他们就像活过来了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季马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我虽然听不懂英语,但是当戈尔曼把无关的人都淘汰掉只剩下他们的时候,那些孩子们的眼神就像因塔的冬天里,被饿了一个月的狼群一样恐怖。而且他们变得无比的团结,他们统一了服装,甚至设计了自己的团队称号和标致。

    后来又用了大概三天的时间,那些孩子们的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笑容,他们眼里的那些仇恨也都转移到了...”

    “说啊”卫燃见季马竟然停住了,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你相信吗?”

    季马在缭绕的烟雾说说道,“他们的仇恨竟然转移到了美国总统的身上。那天刚好是第六天的下午,戈尔曼当时说,上帝创造世界只用了七天,洗脑一群人,也只要最多七天就够了。”

    再次嘬了一口烟,季马看向卫燃,眼神中带着些许的惊恐说道,“那些孩子们用北欧神话里的海拉当作他们的组织名称,他们甚至设计出了一个左边脸是美女,右边脸是魔鬼的人脸当作标志。”

    “然后呢?”卫燃皱着眉头问道。

    “你猜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季马说到这里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的目标竟然是想成为美国总统或者控制美国总统。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们首先要做的竟然是...是...好好学习。”

    “好好学习?”卫燃愣了愣,原本紧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戈尔曼让我去给那些被淘汰的精神病洗脑。”

    季马摊摊手,“他给我的要求是,成立一个和那些孩子们对立的组织。”

    “你成功了?”

    “我搞砸了”

    季马尴尬的说道,“那些白痴错误的认为海拉组织的出现是因为当地警察的无能,然后他们在某一天晚上决定一起逃离精神病院去烧了基洛夫的警察局,最过分的是,那些混蛋竟然瞒着我做出的这些决定。”

    “然后呢?”卫燃极力忍住笑问道。

    “然后他们被铁丝网拦住了,并且每人都在挨了一电棍之后,又被补了一针镇定剂。”

    季马苦着脸说道,“戈尔曼那个混蛋说,我差点做出当年小胡子在啤酒馆做的事情。他甚至让你给我仔细讲讲当年小胡子在啤酒馆里到底说了什么。”

    “他在啤酒馆里忽悠一群生活不如意的废物和他一起烧了维也纳艺术学院”

    卫燃信口胡诌了一句,一边往驾驶室里走一边问道,“那个老家伙也回来了?”

    “没有”

    季马弹飞了烟头,跟着钻进副驾驶说道,“他在给那个名叫莫妮卡的可爱姑娘和那个名叫塔西的洁癖做最后的心理治疗。”

    “他们俩也被洗脑了?”卫燃好奇的问道。

    “大概是吧”

    季马关上车门划拉着后脑勺说道,“他没有允许我和他们两个有接触,不过那个名叫莫妮卡的姑娘,和我刚刚提到的那些孩子们肯定一起被洗脑了。”

    “为什么这么说?”卫燃踩下油门的同时好奇的问道。

    季马摊摊手,“因为海拉这个名字就是她取得,就连那个左边是美女右边是恶魔的人脸logo,都是她设计出来的。”

    说到这里,季马摸出手机翻了翻,从一堆带有水印的美女胸肌照片里找出了一张图片递给卫燃看了看,“这是当时她找戈尔曼提交他们的组织名称和logo的时候我拍下来的。”

    扫了眼屏幕上的图片,卫燃却愣了愣,他隐约记得,好像安菲亚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的桌面就是这张图片来着。而且这桌面,好像在很久以前,在他还以为只有一个卡坚卡的时候她就在用了。

    压下心头的疑惑,卫燃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仅仅只是提高车速开往了机场的方向。

    当他们二人汇合了先一步赶到的穗穗和玛雅的时候,一辆崭新的大巴车也不分先后的停在了他们这三辆车的旁边。

    出乎外人的预料,驾驶这辆大巴车的,竟然是被达丽亚带到红旗林场工作的西瓦,那个坦克驾驶员的孙子,那个直到死都在等着丈夫回来的瓦连京娜太太的孙子西瓦。

    这个名叫西瓦的男人一如既往的沉默,在停好车子和众人挥手致意之后,便默不作声的用一块大毛巾仔细的擦拭着车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眼瞅着季马叫来帮忙的几个帮派小弟也已经到位,众人这才在穗穗的带领下走向了接机口。

    稍作等待之后,当一群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走出来的时候,那几位去华夏学习搓澡的因塔学徒也各自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屁颠颠的跟在了身后,看他们那屁颠颠的模样,显然这一个月的镀金生活过的非常滋润。

    当他们带着这乌泱泱四十来号人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西瓦早已经站在车门口等待多时了,甚至他的手里还挂着一个放满了鲜花的小篮子,每当有一个游客上车,这个安静的男人便会一脸微笑的送上一束鲜花。

    而那几个穿着阿迪三道杠的帮派小弟,也一个个笑的和贾队长似的,热情的帮着将众人的行李塞进了大巴车的行李舱中。

    “季马,等下你开车跟在大巴车的后面。”卫燃突兀的说道。

    “没问题”季马痛快的应了一句,压根就没有多想。

    “安菲萨,等下你们的车走在我后面。”卫燃继续说道。

    安菲萨立刻点点头应了下来,同样没有多问。

    “你这是要干嘛?”穗穗不解的看着卫燃。

    “当然是排场了”

    卫燃得意的说道,“装甲车护送,这么出风头的事情,你那些肥羊肯定喜欢啊。这第一印象,你开个日产的商务车谁会记住你?但你开的是装甲车那可就不一样了。这里毕竟是俄罗斯,那些人想看到的终究是彪悍的战斗民族,对吧?”

    “就为了这?”

    “反正价格都一样,干嘛不弄一辆让人印象深刻的?”

    “我怎么开始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了?”

    穗穗眼前一亮,得意的拍了拍卫燃的肩膀,“你这同志可以嘛!那老话怎么说的来着?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我愚你一脑袋”装b成功的卫燃扒拉开对方的小手,转身钻进了连座椅的塑料包装都没来得及撕掉的装甲皮卡。

    诚然,刚刚那些专门给穗穗准备的借口是一部分,但除此之外,给穗穗准备防弹商务车,却也是因为他完成暗杀布鲁诺一家的终幕任务之后,担心被查到而遭到报复的不安。

    不过,事实也确实像他预料的那样,他这份钢铁直男般的礼物最开始虽然没能打动穗穗,却在车队抵达红旗林场之后,打动了车里的那些小伙子和中年男人。甚至根本不等领到自己的行李,便已经有几个好奇的凑上来,摸出手机开始了拍照。

    见状,季马也颇有灵性的掀开了厚重的引擎盖,甚至故意连车门都没关上,便带着他的几个小弟充当搬运工,卖力的帮忙搬运着行李。

    与此同时,相距不远的咨询中心二楼,卡尔普满意的放下了望远镜,“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游客来过了。”

    “上一批还是苏联人呢”

    旁边的达丽亚老师笑了笑,“好了,我要组织姑娘们去表演芭蕾舞了。”

    “演出成功”卡尔普笑着说道。

    达丽亚闻言愣了愣,同样笑了笑,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自语的回应道,“很久没听到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