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修真小说 > 新白蛇问仙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驴车
    落日余晖逐渐被黑暗吞没。

    繁华城池各家各户点亮烛火,在中心繁华处却有一片漆黑,与周围的喧闹格格不入,几天前还是灯火通明的奢华府邸没有一丝亮光,府内遍地狼藉,像是被掘地三尺洗劫过。

    往日繁华如云烟过往,世事难料,如同老话说的旦夕祸福风云难测。

    后花园莲花池边有一棵老树,足有三四人环抱粗的树干歪斜生长,半遮花丛半遮塘,常有孩童攀爬踩得树皮光滑,树枝上还挂着许多写满字的竹片,偶尔风吹过碰撞弄出动静。

    失去灯光的楼阁黑漆漆的,缺了角的屋顶奇形怪状,像是夜里蛰伏的巨兽。

    朦胧月光洒进宅院,莲池和天空两轮明月。

    忽然,向水倾斜的老树发出木材撕裂声,树干缓缓开裂,露出包裹在树里面的人,淡淡绿色生命气息被老树收回,借助月光能隐约看清是个十六七岁女孩,很美,身穿大户人家才能穿得起的衣裳。

    女孩脸上的泪痕早已干涸,眉头紧皱似乎在做噩梦,偶尔颤抖哆嗦。

    寂静庭院里隐约一声苍老叹息。

    轻风吹得树叶簌簌响,女孩缓缓睁开眼,目光茫然似乎还在分辨梦和现实。

    当意识清醒后面色惊恐,用手死死捂住嘴生怕发出声音。

    过度恐惧心跳加快,鼻孔用力急促呼吸,外面任何黑影和声音都会让她紧张,沉睡前一幕幕惨剧仿佛犹在眼前,用了很长时间才平复紧张恐惧,望着外面的黑暗不知所措。

    记得之前府里混乱嘈杂,转眼变成漆黑安静的夜晚,自己睡了多久……

    等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从空心树里爬出来。

    刚刚站稳,身后老树咯吱咯吱树干缓缓合拢。

    耳边隐隐听到若有若无说话声,声音苍老像年迈老人。

    “放下仇恨好好活着,不要报仇……”

    女孩茫然,想起沉睡前看见家人惨死的一幕幕,惊恐逐渐退去,脸上的表情变得咬牙切齿。

    “毁我家的人全都该死!”

    “唉……”

    闻言,苍老声音一声无奈叹息,再也没说话。

    突然的,女孩腰间有东西散发火红色光芒,是块圆形玉佩,比巴掌略小,拴着红绳挂吊穗,女孩好奇的拿起玉佩举到眼前细细观察。

    “凤凰?”

    玉佩是她父亲在混乱中塞给她的,那时宅院被攻破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匆匆叮嘱几句话就被推进空心树里沉睡,醒来就这样了。

    圆形凤凰图案与家族印记一模一样,拿在手里有种莫名温热感,能驱散恐惧安稳情绪。

    翻转玉佩看另一面,两面没有任何区别,做工精美绝非凡间之物。

    女孩双手捧着玉佩回忆起父亲的话。

    “带玉佩回家族祠堂后山求见天神!告诉天神雨公主有问题!求天神救救家族所有人……”

    握紧玉佩,女孩发誓一定要救出父母和家族所有人。

    “爹,我一定救你和娘亲!还要问问雨公主为何要害我们!”

    她必须把所有人救出来,从小在世家长大,十分清楚知道家族跌倒意味着什么,族人的结局会很悲惨,从高高在上的云端摔进泥泞里,损失先祖几代人积累的财富只是小事,严重的是从此跌落阶层。

    家族男子面临砍头牢狱之灾,或者流放千里,女子无论流放还是卖进青楼都很惨。

    从此以后成为底层平民,再也无法回到上层阶级。

    每日为了一口饭卖力流汗,或者被驱使卖命为王公贵族抢夺资源。

    想重新跨入上层,比登天还难。

    随着时间流逝后代逐渐浑浑噩噩茫然麻木,彻底沦落为平民,永无出头之日……

    她一定要回老宅祠堂,按照父亲嘱咐请来天神,这是家族唯一的希望,沉重担子全压在了女孩单薄肩膀上。

    抬起胳膊用袖子擦干眼泪,朝老树弯腰感谢,转身头也不回走进黑暗。

    背后的老树若有若无一声无奈叹息。

    “唉……”

    女孩从暗道离开大宅院,趁夜色在平民区绕来绕去,兴许是身上的凤凰玉佩能带来某种气运,一路有惊无险平安无事,敲了敲某户普通人家房门,被年迈老两口迎进屋里。

    第二天清晨,老两口赶驴车带着普通人家打扮的女孩出城。

    老驴子拉着慢悠悠的驴车,磨损严重的车轮吱呀呀响,女孩不时挪动两下,偶尔挠挠脖颈搓搓脚,富贵人家哪里坐过这么破的驴车,又硬又颠,身上的粗布衣服磨得皮肤生疼,尤其脖子后面火辣辣的,兴许是磨破皮了。

    没有柔软的车厢,也没有香薰,街道臭烘烘牲口味呛得女孩睁不开眼。

    街上嘈杂喧闹,都在讨论好大个氏族说垮就垮了。

    告示墙贴满朝廷公文,路边杆子挂着试图反抗的家族子弟首级,老太太好心提醒不要抬头,谁知越说越好奇,抬头看一眼直接把早上吃的粗粮吐了出来,秽物随着车轮滚动吐了一路。

    女孩努力不哭出来,用力掐自己用疼痛转移注意力。

    如果表现异常很容易被捕快发现。

    全城仍在到处搜寻有没有漏网之鱼,到处都是捕快和官兵,也许是凤凰玉佩在保护,官府捕快一次又一次与驴车擦肩而过,丝毫没有任何怀疑。

    可女孩依旧无法忘记杆子上头发披散的首级,一遍遍在眼前出现,恍惚中仿佛看见爹娘首级也被挂杆子上……

    好在有老两口尽力细心照顾,陪同憔悴的女孩离开城池。

    风吹日晒雨林,数日旅途让三人一驴疲惫不堪。

    旧车数次修修补补。

    普通的老驴,破旧的驴车,年迈的普通老人,在这个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官兵的紧张时期,没有强人山贼不开眼惹事,一路平平安安来到女孩家族祖地。

    这里同样被官兵封闭,祠堂老屋垮塌,曾经任何外人都进不去的老宅被官兵占据。

    女孩咬牙切齿看着民夫们挖掘。

    大车从族地拉走一车车箱子,绫罗绸缎金银珠宝,这只是家族财富冰山一角。

    祠堂后山没人,山不高,却长满某种树叶呈红色的花树。

    拜谢两位老人之后,女孩钻进草丛偷偷登山……